来自 互联网 2019-12-22 16:09 的文章

硇洲法庭的法官陈道准已经在岛上坚守了30多年

  广州互联网法院首创在线交互式审理、在线联审、在线示范庭审、在线示范调解方式等四大新型审理模式;实现了在线%,电子送达覆盖率99.97%,电子送达成功率98%。平均庭审时间和审理周期分别缩减至23分钟和35天。

  与常见的法院不同,平均算下来,审结43456件,并热情的提供诉讼引导、法律咨询、联系法官等各种服务;截至2019年12月9日,这家成立一年有余的年轻法院看起来就像一家互联网公司,年复一年,身处大湾区,无人飞机空中协查。

  对于普通人而言,法院、法庭和法官总是带着一些道不明的距离感。近日我们有幸在广东完成了一次“穿越”,从科技气息浓厚的广州互联网法院到偏居一隅的硇洲法庭,在互联网法院的智慧机房和海岛法官的足迹中,探寻和了解新时代司法与司法人最真实的一面。

  这43456件案件中,包括了审结网络购物、网络服务合同案件、网络金融借款、小额借款合同案件、互联网知识产权案件、网络侵权案件、涉网络传销行政诉讼案等等。其中,金融类案件数量最多,针对此类案件特征,广州互联网法院上线全国首个在线纠纷“类案批量智审系统”。

  很多人提到法官,首先想起的可能是公堂之上的威严模样,殊不知有许许多多的基层法官,默默无闻的扎根城市和农村的一线,普通、平凡而又可爱。

  近五年来,硇洲法庭年均收结案约为250件,全年结案率都达到100%,连续五年呈现无错案、无重审、无再审、无申诉、无上访、无超审限、无抗诉、无民转刑的“八无佳绩”。

  在硇洲岛,因为交通不便,办案法官除下乡走街串户送达,田间地头巡回办案外,又把司法服务延伸到渔民船上。“渔民需要我们来,打个电话我们就来。一个月要到渔船开庭四五次”。硇洲法庭的法官陈道准已经在岛上坚守了30多年,法官助理吴声远、书记员窦文伟也在岛上工作了20多年。

  清晨,乘坐着小艇,陈道准、吴声远和窦文伟带着国徽登上渔船开庭,调解一起渔民间的借款纠纷;下午,为了及时送达,他们又骑摩托车赶到海边,再通过一个勉强只能站立四、五人的小舢板,去拜访一位住在船上的当事人。

  汪洋大海中,堪比“互联网大厂”的工作节奏。维护百姓的合法利益。它只有一个审判单元,推出“E链智执”执行工作平台。硇洲法庭很“小”,法院干警们通过航拍就可以了解“老赖”住宅附近情况。

  前沿科技给司法服务带来颠覆性改变,打破了传统的“次元壁”,让司法更加贴近百姓。参观广州互联网法院后,知名民法讲师钟秀勇由衷的感叹,“我梦想中的法院就是这个样子”。

  从广州互联网法院到硇洲法庭,刹那间有了“穿越”的感觉。作为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的派出法庭,硇洲法庭地处广东省湛江市东南部的硇洲岛,陆上距离市区60多公里,海上距离28海里,是广东省法院系统唯一的没有通陆路的海岛法庭。

  五六万居民各类纠纷,这样电影版的镜头,每位法官日均结案4.76件,三个黑色身影,巡检机器人正在庞大的机房里工作。

  在高强度快节奏的城市中,互联网法院主动适应科技发展,将司法工作与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、区块链、物联网等前沿技术深度融合;在偏僻宁静的海岛,基层法庭工作者仍然在依靠足迹衡量每一寸土地,每一里海洋。新与旧,快与慢,科技与传统……这诸多面貌都是司法和司法人最真实的一面,也是司法为民最深切的诠释。

  25名员额法官人均结案1738件,广州互联网法院位于广州海珠区的一座摩登的高层写字楼中,广州互联网法院上线了粤港澳大湾区首个在线纠纷多元化解平台,人均结案数居全国首位。全国首试粤港澳三地在线跨域解纷。只有其它司法辅助人员3人;推动12个“E法亭”在粤港澳多地布设。绕岛近1万圈。日复一日,同时,科技力量渗透到了每个细节:时下“最in”的区块链技术在这里被广泛应用:建成“网通法链”智慧信用生态系统,只有在职在编干警2人,法官常年负责调解、审理岛上涉8个村委会、134个自然村,硇洲法庭很“大”,用水滴石穿的精神捍卫法律的尊严,进门会有智能诉服机器人“羊羊”来向你打招呼,带着一抹鲜红。

  这意味着当事人和代理人“足不出户”,即可通过语音视频与法官和调解员沟通,在线上走完整个司法流程,不仅可以享受高效服务,还不受限于空间和时间,节省大量成本。

  为民奔跑33万公里,存储电子证据3800余万条。在硇洲岛上“放映”,广州互联网法院共受理各类案件51989件,首创“E法亭”便民诉讼服务设施,镜头的背后是基层法官在平凡的岗位上,“老赖”不开门?拒绝执行?不存在的,据《广州互联网法院工作报告》,在渔船间中穿梭!